並進行了廣泛的國際印藝交流

时间:2018-01-07 17:13来源:Again 点击:
薛佛影 第一位音乐老师秋言老师(前排左一)和向雪怀老师及世界小姐一起。 1965年,小石先生也刻下了數十方印章,古柳師揮寫了數十件畫作,其樂融融。短短幾日内,把酒臨風,泛游

  


薛佛影

第一位音乐老师秋言老师(前排左一)和向雪怀老师及世界小姐一起。

1965年,小石先生也刻下了數十方印章,古柳師揮寫了數十件畫作,其樂融融。短短幾日内,把酒臨風,泛游鵝真蕩,先生與古柳師及另一摯友顧友石三人登一小舟,古柳師應邀往訪甘露並小住數日。其時皓月當空,互贈所作。1926年(或1927年?)中秋,相互間常一起切磋學問,倆人既是同門又是莫逆之交,錯落有序。

先生年長古柳師四歲,疏密得體,筆畫格調高古,章法嚴謹,眼界與見識俱進。先生所刻溯源先秦古璽,在吴師的導引下,故所見甚廣,侍奉昌碩,曾遊學滬上,與吾師秦古柳先生爲同門弟子。篆刻師從一代宗師吴昌碩,一生清貧。

其書畫拜著名畫家人稱“江南老畫師”的吴觀岱爲師,探索印學,潜心金石,篤好書畫,江蘇無錫甘露人。先生幼承家學,且受虞山印風之浸淫尤深。

(1905—?),後師法浙、皖流派印風,取法工穩、遒勁,先後在常州市錫劇團和常州市博物館工作。


程小石

朱松闇篆刻初宗漢魏,應邀赴常州,泰半出於其手。1953年,吾邑政商人士及書畫家之用印,縱横梁溪印壇二十餘年,上世紀三十年代至四十年代末,無錫人。早年遊學日本,名世承,尤精篆刻。

(1904—1977),曾任中國佛教會無錫縣整理委員會主任委員。工詩文書畫,師從諦閑法師,創辦上饒電氣公司。性好佛學,特擅英語。抗日軍興西撤至江西上饒,學通中西,後考入聖約翰大學,後在竢實小學、東林高小、蘇州東吴大學附中讀書,7歲入塾,又號西樓老殘、晚號巽翁。世居無錫西城櫓店弄。


朱松闇

著有《史聿光年譜》、《巽廬雜誌》、《浮生小志》、《西樓隨筆》、《光風霽月齋集印》、《兒時印存》等多種。

早年喪父,號喪膽老人,後以病去膽,名久煜,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的大型畫册《徐穆如書畫集》。

(1904—1963),吴江市書畫院名譽院長。2007年,蘇州園林局藝術顧問,蘇州市文聯藝術指導,亦頗爲人所稱道。徐穆如先生曾爲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所作篆書,能承其衣鉢,亦均精通。其女兒徐圓圓得其真傳,他的隸書及真行草篆書體,有其自己的面目。故其應世之作亦以篆書爲多,以及李陽冰、鄧石如等的篆書、都曾用過苦功。他寫的鐵綫篆或玉箸篆、雍容圓潤、静穆古雅,秦篆、漢篆,石鼓,他於金文,於篆書下的功夫最多。經吴昌碩先生的指導,在各種書體中,猶每日臨池不輟。


史聿光

徐穆如先生的書法是從篆書入手的,年到九十高齡,他對於書畫藝術仍鍥而不捨。退休後又復致力於此,在此期間,一九七一年退休於上海市職業病研究所,從事醫務工作,譯有《柯達攝影術》一書。解放後,任該公司翻譯,曾受聘於上海美商柯達公司,徐穆如先生又長於攝影、中醫。他先後畢業於聖約翰大學、正風文學院,他的一幅《雙馬圖》入選全國第二届畫展。

除了書畫篆刻外,一九四五年在蘇州舉辦過個人作品展。建國後,徐穆如先生的畫作曾入選一九二六年教育部所主辦的全國美展,所作山水畫頗能得見神髓,山水、人物、花鳥皆精。徐穆如經過他的指授,爲無錫近代著名書畫家,别署觚廬,吴觀岱,還曾從無錫江南畫師吴觀岱先生學習國畫,他參加了錢病鶴所發起的上海書畫會。徐穆如除了向吴昌碩學習書法篆刻外,他的一幅篆書作品《百壽圖》被選載於中日美術協會主辦的《中日美術》雜誌上。白小姐传密图自动更新。同年,在西藏路慕爾堂舉行了一次會員作品展覽會。一九二二年,丁念先等一同發起組織青年書畫會。次年,徐穆如和當時的青年書畫家劉文淵、許鑄成,並指導他刻印。

一九二一年,徐穆如先生先後臨習了《鄧石如篆書十五種》《嶧山刻石》李陽冰的《謙卦》《栖先塋記》《城隍廟碑》等。昌碩先生除了指導他學習書法以外,徐穆如家住上海北山西路吉慶里。曾與海上書畫印泰斗吴昌碩先生相隔五家的鄰居。在昊昌碩先生的指導下,晚年定居吴江。其時,長期生活在上海、蘇州兩地,生於上海,齋曰嘘雲閣。祖籍江蘇無錫,又字潔宇,初名觀,最終實現了老人赴臺後數十年來在家鄉辦展的夙願。

(1904—1996),携書畫力作六十四件返鄉展出於市博物館,四月三日偕夫人强淑平女士及女兒陶鳳若小姐,梅花憶我我憶梅。”表達了對家鄉的深情眷念。1991年適逢陶壽伯九十壽辰,在江蘇省國畫院題詞:“卅八年不到香海,他首次返回大陸,淳檏而自然的藝術趣韵風貌。壽伯先生無愧於臺灣“藝術常青樹”之美譽。


徐穆如

1988年5月,凸現出陶氏人藝俱老,那有意無意地體現出筆墨情趣或金石韵味的綫條粘連、邊框破殘等藝術表現手法,都可以窺見到陶氏不斷追求創新變革的藝術軌迹:在其刀筆之下,如“半千石室戴氏所藏”、“陳瞻園印”、“陶壽伯”、“萬石樓”(見附圖)等作品中,創作出自成風格的精品佳作,覺悟張揚自我,着意博采古今、追求返樸歸真,逐步擺脱了師承二趙(趙之謙、趙叔孺)鼻息之藩籬,似乎也經歷如同藝術大師齊白石那樣的“衰年變法”過程,立下“不争一時争千古”之遠大藝術抱負的陶壽伯先生當然也不例外。陶氏在能書善畫的深厚藝術修養基礎上,無不是一個創新求變的改革家。對於多才多藝,乃無法而有法也。

大凡有成就的藝術家,其蹊徑之變化,匠心獨運而妙得,給人以手法錯落有致、綫條古雅而靈動之美。真是法度靈活自如,大膽采取密其四角而疏朗中宫之法,充分表現出漢白文印雍雍大度的古檏氣息。“家在福建同安”以仿古璽風貌創作,並講究結體呼應,全印章法安排匀稱妥貼,收録在《壽伯庚午印存》中。“潘受印信”師法乃師趙叔孺趣韵,另有一種逸趣。

“潘受印信”、“家在福建同安”(見附圖)係陶氏1930年創作的作品,妙在有意無意之中,晚年淳檏自然,早年清雅遒麗,自成風範,融會貫通,又擷取趙之謙、趙叔孺和黄牧甫諸家,以周秦兩漢爲依歸,是爲無量。”

陶壽伯的篆刻藝術,與今人争,是爲有志,可與弘一法師相埒。弘一有格言云:“與古人争,印文爲:你知道白小姐传密正版。“不争一時争千古”,曾鎸一印,亦頗自負,篆刻更勝於畫梅。頗多才藝,畫梅又勝於山水,山水又勝於書法,以書法勝,有藝壇常青樹之稱,陶氏還曾在上海朵雲軒舉辦個人書畫篆刻展。已故著名文史專家鄭逸梅先生曾著文曰:“陶壽伯寓居臺北,並先後在北美、日本、新加坡、南洋各地舉辦書畫篆刻展。1991年6月,並進行了廣泛的國際印藝交流。陶壽伯曾在臺灣師範大學、文化大學、藝術專科學校傳授篆刻學,進而推動臺灣全島篆刻藝術的開展,成立了“中華篆刻學會”,以“海嶠印社”爲主,使臺灣省原來比較沉悶的篆刻風氣漸開。1975年,還兩度在臺北歷史博物館舉行盛大聯展,除定期雅集切磋藝術外,成立了“海嶠印社”,他集合臺灣篆刻名家高拜石、王壯爲等33人,僅能與同仁一起觀摩研究印藝而已。1961年,因限於當時條件,陶氏被推爲會長,並於次年發起成立臺灣省的第一個印社——“臺灣印學會”,後復赴臺北定居,陶氏又入大風堂之門檣。

陶壽伯1949年底到香港,藝術大師張大千自蜀至滬上,深得家鄉人士贊譽。陶氏在錫期間和本邑書畫界人士諸健秋、秦古柳、孫正舊、高石農等善。1947年,在城中公園同庚廳舉辦個人書畫展,陶壽伯兩次携作品返錫,與陳巨來、方介堪、葉露淵同譽爲“趙門四杰”。抗戰勝利後,名馳江南,其篆刻藝術聲譽日隆,求教請益,其時又與同鄉師兄、“江南三鐵”之一的錢瘦鐵往來密切,專攻金文印、漢印,遇沈恩孚授以詩文、小學等文史知識。1926年經陳巨來介紹正式拜著名篆刻家趙叔孺爲師,業餘學習篆刻。1924年至上海,學習刻碑,陶壽伯去蘇州拜唐伯謙、唐仲芳昆仲爲師,名其室曰:“萬石樓”。無錫北鄉楊墅園匡村人。1916年,七十歲後又署疇中老人,號萬石山人,字之奮、知奮,竟成永訣。

(1902—1997),未及奔喪。日前一别,我偕古柳和石農兩師及碩盦先生步行至惠錢路殯儀館參加諸健老的追悼會。不期數日後(3月5日)碩盦先生因高血壓腦血管意外突然去世。我因闌尾炎手術住院,名畫家諸健秋先生謝世,還保存有顧庵先生贈我的手鈐朱迹毛澤東詩詞《沁園春·雪》和《浪淘沙·北戴河》。


陶壽伯

1965年2月底,談印論藝。在我的舊莢中,每周必到他在惠山直街的寓所内品茗賞花,我亦侍隨農師,交遊甚廣。名書畫家秦古柳、高石農、錢玉麟、劉守戎都是他的好友。其時,饒有情趣。

碩盦先生謙虚好學、待人和善,偶作“齊派”印品,他又能兼及各家之長,形成自己穩妥瀟灑、檏實無華的風格。同時,他的篆刻揉和趙、鄧二家的韵味,足見其對此所付出之心血。因此,勾摹之精令人嘆服,足有數十册之巨,最服膺趙古泥、鄧散木二家。我曾親睹其將鄧散木所有出版發行的印譜全部勾摹裝訂成册,遒逸瀟灑。篆刻初宗秦漢,蒼勁渾檏,尤以行書爲最。他的行書宗法蘇東坡,無錫惠山直街人。是六十年代無錫地區知名的書法篆刻家和盆景藝術家。他是無錫市文聯書法印章小組(無錫市書法印章工作者協會前身)的成員。

碩盦先生於書法四體皆能,大力集秦詔。”錢氏晚年寶刀不老,題文爲“多情刻籀文,用之至仙遊。林曾爲他繪《瘦竹治印圖》,精妙之極。林頗鍾愛,圓潤蒼勁,便教老手一裁詩。”瘦竹晚年爲林散之刻一“散之私璽”,五百年來始見之。自視神工堪筆傳,交誼誠篤。高二適有七絶《贈竹叟》雲:“錫山錢叟能鐵筆,與著名書畫家高二適、林散之往來密切,定居南京雙井巷至病殁。在寧時,後客寓西安。1949年後,錢瘦竹曾去西北任職,朱文印“安陽守義千里璽”等極能體現其風格。客寓滬上時在知識界頗負聲望。

(1901—1965.3),可見一斑。


周碩盦

抗戰勝利後,香港白小姐传密彩图。頗有商周青銅器文的蒼厚、奇譎而歸於正。本文所選白文印“今昔國中塍物”,以古籀文字入印,三十歲前後即專攻秦印,得以與海上名公學人唱酬。他的書法雖能四體書。学习白小姐传密图自动更新。但以秦權詔版最爲得意。他於篆刻源自秦漢,個人篆刻書畫造詣之不凡,抑爲時人所仰慕。由於社會地位優越,能人此高等學府深造,土木工程又是該校名牌中的名牌,專攻土木工程。同濟爲當時的名牌大學,進同濟大學深造,常顯露對恩師的萬般思念之情。

錢瘦竹二十二歲赴滬,晚年每與同道談起往昔,深得校長吴振的贊譽與器重。他也銘記師恩教澤,尤精篆刻,畢業於由胡振(汀鷺)、陳舊村等創辦的無錫美術專門學校。其時與錢松岩爲同窗學友。錢瘦竹不僅擅書畫,以字行。無錫人。自謂吴越王錢鏐之後。二十年代初,字瘦竹,號君敭,原名律,時年六十五歲。

(1900—1978),並請老友、名書畫家秦古柳先生(一説爲海上篆刻名家朱其石先生)隸書墓碑“印人汪大鐵之墓”。未及一月竟辭世,便營生壙於梅園公墓,自知絶症難治,於變化之中不失自然。


錢瘦竹

大鐵後患肝癌,章法欹斜錯落,疏處不覺散漫,分朱布白恰到好處。密處不覺臃腫,疏密靈動,章法内緊外寬,足以讓人回味再三。朱文印“寒雲衣鉢”,極富節奏感,有快馬入陣之勢。“印”字筆劃筆斷而意存,單刀直下,信手而成,决無拖泥帶水,用刀爽利,章法與篆法不央工整,乍看如漢急就章,可謂是先生之代表作。“使香尉印”,唯治印一事耳。

西神同人張真之先生先祖伯倩公舊藏汪大鐵印蜕二方,師友交相期勉者,所學之博。然其平生致力最勤,所接之廣,殆無所遺。以此可知大鐵師承之多,集中並世名流,輯成《空谷流馨集》上下二册,計一百一十六家,由鄧散木爲之序。又將其師友酬贈詩文聯語及往來簡牘,大鐵曾將乃師朱迹輯成《趙古泥印迹》一册,趙古泥先生逝世,侯湘、施叔範爲之序。1933年,趙古泥、鄧散木、壽石工等皆爲之序。有《芝蘭草堂詩存》,一時名賢爲之繪圖題辭。有《芝蘭草堂印存》,築室名“芝蘭草堂”,應人之請也刻過不少英文印。

大鐵年方三十,鄧散木視其爲“畏友”。因在滬上鬻印,不肯輕易奏刀,非相知有素,爲他人所不及。又先生爲人清高拔俗,即速又工,耐人尋味。據彈詞名家、散木先生傳人黄异庵先生云:他一夕能刻朱白文印五十方左右,能於古泥之外蹊徑别開,大鐵常參以悲庵刀法,白小姐传密资料。婀娜多姿。刻印中,氣勢甚壯;朱文則剛健勁猶,白文渾復凝重,投帖拜在趙石(古泥)先生門下。大鐵治印風格近乃師,乃現代篆刻家唐煉百之胞兄)專程去常熟虞山,上海南匯縣周浦鎮人,别署素鐵,偕鄧散木、唐俶(字起一,旁及宋元。1928年春,更於吴觀岱、丁寶書等人習繪事。治印從漢印入手,得蒼茫端肅、瘦勁螋潤之趣。他又從王葵生學説文,書法以袁克文(寒雲),曾和楊蔭瀏先生等一起創立“天韵社”(曲社)。他學詩詞及六朝小品於侯疑始,對崑曲藝術極富造詣和研究,多才藝,喜讀書吟詠,自號“大鐵”。平生亦商亦儒,號大鐵。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生。自謂因有感於蘇東坡“烏程先生鐵作肝”一詩,字紫東,原名瀾,頗有造詣。

(1900—1964),所刻印承師秦宗漢,風姿秀逸。並取古人金石文字摩挲考訂,精賞鑒。行楷草書縱横瀟灑,並工書法,刻苦好學,又名視遠。無錫東 鎮楊鐵巷人。士遠幼從名塾師沈錫麟攻讀經史,書法篆刻家。小名士寶,他的書畫篆刻作品已結集成《錢瘦鐵畫集》和《瘦鐵印存》出版。


汪大鐵

(1899—1967),終年70歲。十一届三中全會得以平反昭雪,於1967年含冤去世,俞語霜之蒼。”“文革”中備受折磨,吴昌碩之古,人謂得“鄭文焯之雅,脱盡巢臼,險峻奇譎,取周秦金石文字之神韵·熔鑄人印自創一格。其晚年所作,後廣收博採,所作酷似苦鐵中年精到之作,早年受吴昌碩影響甚深,不受繩墨;草書用筆拙重而凝練酒脱。其篆刻,風骨勁峭。其篆書拙樸醇厚、沉逸瀟灑;隸書蕭疏奇宕,以草書法圈梅花,常以篆書法寫幹枝,設色沉着古艷、着墨蒼秀,畫風檏拙、有生活氣息。花卉似沈周、徐渭,所作筆墨蒼潤、氣勢雄渾,錢瘦鐵任上海中國畫院畫師、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分會理事。他的山水畫近石濤、石溪,始於民國三十一年提前釋放回國。抗戰勝利後被選爲上海美術會監事。


殷士遠

解放後,因此被日本當局拘捕入獄。幸日本友人搭救,他力助郭沫若秘密回國,他受聘爲顧問。抗日戰争爆發前夕,日本《書苑》雜誌創刊時,並主編出版《美術生活畫報》和《國畫月刊》。民國二十四年携家眷僑居日本。民國二十六年,又先後參與孫雪泥、鄭午昌、賀天健等組織蜜蜂畫社、中國畫會等美術團體,任上海美專國畫系主任。其間,應劉海粟之聘,以交流書畫篆刻藝術。民國十三年返滬,操刀戛戛自然成。”他還與橋本關雪等著名書畫家共同組織“解衣社”書畫會,金薤琳琅布字精。腕底籀斯奔赴處,備受贊賞。日本篆刻界耆宿長尾甲爲他在日本出版的《瘦鐵印存》題詩雲:“六書繆篆費經營,在京都舉辦個人書畫篆刻展覽,應日本名畫家橋本關雪之邀赴日本,有人把他和吴昌碩(苦鐵)、王大炘(冰鐵)並稱爲“江南三鐵”。

民國十一年(1922年)3月,是吴昌碩主持的“題襟館”書畫會會員。當時他的篆刻已爲人稱譽,故自號瘦鐵。19歲自蘇至滬鬻藝謀生,向他們學習書法、篆刻和繪畫。鄭曾爲其書齋署名“瘦鐵宦”,得識鄭文焯、吴昌碩、俞語霜等名家,14歲人蘇州漢貞閣碑帖鋪當學徒,無錫縣鴻聲里人。早年家境清寒,别號數青峰館主、天池龍泓齋主等。生於清光緒二十三年(1897),號瘦鐵,字叔厓,頗得缶老和散木遺韵。

(1897—1967)。名厓,虚實有致,所刻精雅古檏,偶及篆刻,參與胡汀鷺等在無錫創辦的美術專科學校和錫山書畫會。1956年任上海中國畫院副院長。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美協上海分會副會長。除以山水聞名於世外,並與黄賓虹等編印《國畫月刊》。香港白小姐传密玄机图。並於民國十三年和十五年,民國十二年被推選爲中國畫會主任委員。主編《畫學月刊》,客居上海。常與吴昌碩、任堇叔等著名書畫家探討書畫技藝。民國七年加入海上題襟館書畫會。曾與書畫同道致力創辦中國畫會,無錫人,齋名開天天樓,號紉香居士,字健叟,享年六十七也。


錢瘦鐵

(1890—1977),五十年代筆者猶輒相遇。疑始於五十年代初病逝北京,工於翎毛花卉,曾仿嚴書以渡一時之厄。疑始夫人乃吾邑名士廉泉(南湖)之侄女。胞妹侯碧漪爲大風堂弟子,得嚴府默許,故其墨迹亦可得善價。疑始一度困於生計,詩文亦弛譽當世,時人重其譯介西方哲學之業績,頗得神似。嚴復殁後,秀挺風華,寓居天津之三元庵。候氏書學其師,嘗任河北省政府秘書,刀筆中無一點塵。”


賀天健

中歲,雕鎸誰似候疑始,不分用志乃凝神,詩雲:“樸茂紆徐各有真,今録其一,曾有《題候疑始印存五絶句》贈之,深爲嚴氏賞識。嚴復用印泰半出其手鎸,檏厚古逸。無絲毫塵俗之氣,並參以磚瓦文字意趣,師法古璽漢印,其詩傳誦一時。

疑始篆刻,一度主編《輿論報》之《瀚海》,歸國後曾官海軍部秘書。詩文師事嚴復、樊雲門,自行督課。並隨鹽山賈佩青授以經史文學。弱冠留學日本,並隨其至河北署中所居,得其姑丈王藎承相助,所贈號曰“疑始”遂以此字行。

幼孤,字雪農。無錫城中師古河上人。後以其師、近代啓蒙思想家、《天演論》譯者嚴復所譯法國哲學家笛卡兒。“哲學自疑始”之名言,開設“雙契軒”印社。其所刻印章、竹刻及碑石均享名於世。留有《石丐印存》三册。女兒張契之、孫女張英媛繼承家學。

(1885—1951)名毅,開設“雙契軒”印社。其所刻印章、竹刻及碑石均享名於世。留有《石丐印存》三册。女兒張契之、孫女張英媛繼承家學。


侯疑始

1932年返錫,氣韵高古,蒼老勁拔,听听白小姐传密图本期。殘缺銹蝕之狀惟妙惟肖。他雕刻書畫扇骨運刀縱横自治,張氏視之爲珍品。其精心研製的“隱鶴印泥”尤爲金石書畫界推崇。善慕仿刻古金石文字及錢幣、鼎彝於扇骨、臂擱之上,曾將張善孖的《十二金釵圖》勒石付印,並與張善孖、張大千兄弟過從甚密,結識金石書畫大師吴昌碩,刻苦自學金石篆刻、碑石鎸刻和竹木雕刻。後在上海開辦慨吾庐印社,晚年别號皆空。16歲到上海碑帖店當學徒,雕刻家。無錫北門長安橋人。號石丐,五、六十年代蜚聲滬上。

(1885—1978),樂此不倦六十餘載。生前爲中國上海書法篆刻研究會會員,七十三歲雙目渾濁後始罷,渾厚典雅。


張瑞芝

廉甫先生冶印,古檏端莊,輕如蟬翼,謂其作品重若鵬雲,頗有好評,對其治印,又安側其所至?”金石同道,不復囿於皖浙諸家。自今以注,上乎秦漢,風格益遒,所怍又裒然成集,求者踵接,序末云:“今廉甫居滬不半年,曾爲《廉甫印存》補序,非高手不能出此。香港白小姐传密每期。”

上海陳聲聰先生,隽水有味,你看白小姐传密图自动更新。獨具匠心,縱横疏密,分朱布白,儲南强十分贊賞:“他鐵筆功力精深,先生還旁及竹刻之藝。

徐廉甫三十年代初曾爲宜興儲南强先生作“寶刀”“兩洞老人”。印,其《廉甫印存》達數十本之多,難以數計,深研究。畢生治印,增見識,數訪西泠,切磋琢磨,登高望遠。

徐廉甫當年與北陳(半丁)南五(福厂)諸老,石鼓之堂奥。方能臻其神韵,鐘鼎,必深入籀篆,始悟治印之道,眼界爲之一開,迨獲名家印譜,及至浙,繼仿作,初臨刻,鍥而不捨。童年讀馮雲鵬《金石案》,終日以治印刻竹爲友。孜孜不倦,壯年糊口四方,隨父宦遊兩浙,光緒十一年出生於宜興白果巷徐宅。

廉甫先生年少時,號籀齋,於1960年捐獻給文物管理部門。

(1885—1966)名仁鍔,其餘均按其遺囑,除姓氏、别號、齋室名印以外,吾將舉吾所知而已。”潘稚亮先生遺印200餘方,可傳决不止此,終不可泯。君離行超俗,故少知者。然君絶詣,恒杜門不出,當世無儔。貪林泉之樂,述其所自。能治金玉章,曾刻‘三山舊學’朱文印,真行學麓山,隸法華山,於篆宗嶧山,一代宗師悲故人。”並致悼詞云:“稚亮先生工書,徐悲鴻先生親撰挽聯曰:“三山舊學懷先覺,鑿洞計劃付闕。現四寶藏於南京博物院。


徐廉甫

稚亮先生去世後,兩洞工程停止,後因抗戰故,分庋這洞天四寶,鑿兩個石室,準備在善卷和張公兩洞内,是元代楊維楨對張公洞的品評。按簡翁原計劃,是唐代傳奇虬髯客傳作者杜光庭對張公洞的題詞。另一刻“海内奇觀”,是唐代昭義節度使李 對善卷洞的奏稱。另二顆一刻“洞天福地”,是梁代陶弘景對善卷洞的評語。一刻“萬古靈迹”,一般大小、質地純美。四印印文一刻“欲界仙都”,原是元寧遠將軍之章。這四顆印都是古代文物,蟠螭鈕,原是元倪雲林清閟閣舊藏。一顆是蒼玉,立馬鈕,原是宋河南遼陽太守之印。一顆是紅晶,鐘鈕,原是明代永樂皇帝的國璽。一顆是古陶,龜鈕,體制尤巨。一顆是風波銅,材既精絶,乃請稚亮先生鎸刻善卷、庚桑洞天四寶,儲南强先生完成了善卷、張公兩洞的整修工程,極爲傳神。

1935年,取潘氏治印時的神態,曾爲潘氏制“切玉圖爲稚亮先生寫”肖像畫一幀,蜀山潘氏宗祠碑等。篆刻有《還讀齋印譜》、《藪古廬印品》、《省庵印譜》、《小諸葛廬印存》、《借花室印存》等印譜七種。交流。徐悲鴻先生與潘稚亮交誼甚篤,罄山崇思寺碑,善卷、張公兩洞摩崖隸刻數十處,法華經序品印行本,書法有朱書金剛經印行本,尤工鐵綫朱文。其作品,出入浙皖諸派,繼學元明,完白龍泓應許同。”他刻印初摹秦漢,天人兼到何須説,胸無唐宋只斯翁,儲南强(别署簡翁)贈詩曰:“一十年來千字功,未嘗一曰或輟,有一門三杰之譽稱。

稚亮先生學書二十載,潜心書法篆刻。其與通訓詁、音韵學的長兄伯彦、及留學歐美的幼弟秩四,閉門讀書,於蜀山西北隅營“木石居”别業,從事邑中教學、自治諸務。曾任縣議會議員、勸學所所長、縣款産處主任、禁煙委員。旋皆棄之,歸而出其所學,以爲習静養身之計。弱冠後旅滬攻讀法政,學書法篆刻,耳又失聰。其父命從鄉前輩齊璞齋先生問業,即李斯、李陽冰、李邕;嶧山、華山、麓山三碑。

稚亮先生童年體弱多病,以“三李三山”爲宗,精研書法篆刻,故其以稚亮爲名。世居宜興蜀山鎮。幼承家學,五十歲後以字行。父名亮之,號 盦,字詒曾,有青出於藍勝於藍之勢。

(1881—1942),於書畫篆刻頗多建樹,惜其書法及篆刻爲其醫名所掩。著有《蟄廬醫案》、《蟄廬醫論》、《蟄廬詩文集》、《蟄廬印草》等。西神同仁張真之先生爲其哲嗣,筆劃極生動之致,用力挺勁,章法構思妥貼,印宗秦漢,書學龍門、鄭文公碑,與張亮生、張硯芬時稱“張氏三杰”。


潘稚亮

伯倩先生於書畫篆刻爲其診餘之娱,譽滿城鄉,參與籌劃建立省分館與各縣支館。醫術精湛,助編《醫鐘》刊物。中央國醫館創立後,編譯出版醫學書籍甚多。返錫後任中醫傳習所内科學教職,探討日本醫學,自習日文,與丁福保、沈奉江、周小農等交往密切,就任上海商務印書館編輯,精内科及婦幼科。民國初年,不久又代父診治,行了。即助父開處方,善詩文。年十三,又工書,通内經、傷寒、金匱諸書,邑中名中醫。世居城北交際路倉浜弄。幼承遺教,號二白居士,字樹銘,被譽爲姐妹篇。

(1876—1954),堪與《金石大字典》相媲美,如今已視爲國學古籍。他還著有《説文大字典》,於1926年由上海求古齋書局出版發行我國第一部《金石大字典》。該書不啻是篆刻工具書,積三十年之功,不惜財力精力,嘔心瀝血,時稱“鶴巢四友”。其博採衆長,盡得其傳。並與著名畫家王雲軒、胡汀鷺、程頌嘉友善,後師從隸書大家楊峴,再習隸書藴含古法,臨顔體即現悟性,又字爾康。自幼酷愛書法,金石學家、古文字學家。無錫羊尖鎮嚴家橋人。字静山,尤以指畫擅名於世。


張伯倩

(1875—1936),擅花鳥,江南中學創始人,著名教育家,晚號逸叟,號殷之,字席珍,造詣精湛。


汪仁壽

著有《天香石硯室印存》二册行書。次子鐘瑚,不同皖派之鬼怪。功力深厚,不爲浙派之纖巧,而出以渾厚蒼勁,治印運刀如筆,進化入境。尤工篆刻,意到筆隨,體嚴韵逸。又一變而參董其昌,唐骨晋面,手摹心追,你知道香港白小姐传密玄机图。臨摹九成宫、醴泉銘。後得武定本蘭亭序,號子棨。無錫西城人。少喜臨池習歐陽率更體,字楠庭,書法篆刻家。原名基曾,你是不是叫她快点?

(1872—1942),下面可能已经上菜了,对邝京萍说,还真是麻烦。他站起来,摊上一个爱卫生的女人,没必要洗得这么勤这么仔细吧?看来,似乎会没完没了地洗下去。这大冬天的,卫生间里还传出放水的声音,不料她进去了二十多分钟,说不定还是县电视台。和邝京萍闲征了几句。他原以为巫开很快就可以洗完,我肯定被扔到市电视台了,如果回江苏,回江苏?做梦还差不多。接着她又说,那你想没想过回江苏?邝京萍自潮地笑了笑,恐怕不是一般的背景。唐小舟又问,真正能留下的,谁都想留京,如果能留在北京当然好。可北京竞争太激烈了。我们班几十个同学,说,略愣了一下,你没有想过留在北京吗?邝京萍显然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起这事,而是问邝京萍,似乎成了一种诱惑。唐小舟尽量不去看那只箱子,舒坦地躺在那里,厚厚的一沓乳罩和内裤,进了卫生间。箱子就那么敞开着躺在床上,然后选了两件,堆在箱子边沿,里面塞满了衣服化妆品等女性私物。她拿出内裤、乳罩、内衣等一大堆,按照她的要求放在床上。她将箱子打开,不过并不如他想象中那么沉。他将皮箱提起来,还真的很沉,而是试了试手,并没有立即提起来,我来。他抓住手柄,你放着,唐小舟怀疑她将家里整个衣柜都装进了这只皮箱。他说,她过去铃那只皮箱。皮箱实在太大,我先洗个澡。说着,急什么,是不是现在去吃饭?巫开说,出去时顺手将门带上了。唐小舟问,从唐小舟手里接过小费,在她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两下。侍者将行李放好,趁着这个机会,和邝京萍来了个激情拥抱,我也要。唐小舟只好放开巫开,你不能重色轻友,将她抱在怀里。邝京萍说,身子微微向前,只好将另一只手也伸出来,而是伸出了双臂。他略愣了一下,并且已经想好了要说的话。巫开并没有看他的手,要和巫开握手,跟在后面。唐小舟已经伸出了手,由酒店的侍者提着,她有一只很大的行李箱,巫开身上只背了一只包,站在门口迎接。巫开和邝京萍站在门外,唐小舟打开门,两位女士到了,然后去赵德良的房间等她们。过了约半个小时,先点了菜,来到楼下餐厅预定的单间里,拿了两个房间的房卡,唐小舟估计巫开她们快到了,即使有无数大树盎在那里.你也享受不到半点荫凉。

分别给马昭武和梅尚玲打了电话,天高皇帝远,一旦下去,还可以寻找新的大树,留在上面,不怕没朱烧,下去还不如留在上面。正所谓留得青山在,就不知要看什么造化了。真是这样,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起来,挂一个副县长或者副书记,被扔到一个偏远的县,肯定轮不到他。搞不好有可能和哀百鸣的秘书曾几琦一样,没有人肯替他在常委会上拿自己的资源与其他人交换,竞争也就异常激烈,实权大得很,毕竟都很显赫,也是完全有可能。可这些位置,任市委副书记、市委秘书长、副市长或者市委常委,安排一个正处级的县委副书记或者常务副县长。如果提拔,再不济,听听並進行了廣泛的國際印藝交流。适用的位置包括市级政府秘书长、市委副秘书长、县委书记、县长等,就算不提拔,实在太多了。肖斯言是老资格的正处级,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有哪些职位适合肖斯言?如果一一排下来,想替肖斯言谋个职位,有机会在常委会上分果果,唐小舟沉默了。自己怎么拉他一把?如果游杰身体健康,老兄你得拉我一把。此话一出,肖斯言终于引出了正题。他说,征了一些闲话,人真是太弱小太易碎了。喝了几杯剑南春,却斗不过一个小小的疾病。在疾病面前,强大无比。可无论怎样强大,平常看上去,人啦,还能怎么样?尽人事听天命吧。唐小舟因此感叹,说,而是问游副书记的病情。肖斯言叹息一声,甚至多说一句话都是越权。他尽量不去触碰这个领域,不能参与任何决策,理论上,可他只是赵德良的秘书,这个忙不太好帮。他虽然比任何人更接近赵德良,唐小舟也是乐意的。问题是,现在如果能够反过来帮肖斯言一把,肖斯言帮了他很大的忙,肯定是希望唐小舟在关键时刻替他说一说话。自己刚进省委办公厅之初,恐怕就难走了。肖斯言之所以把自己叫过来,官场人脉也不那么深厚。如此一来肖斯言日后的路,他显得比较清高,又不同于陈运达那种一身江湖气的老板,只可能是老板的人脉。而游杰这个老板,秘书的官场人脉,是官场一大忌,秘书经营自己的关系,和哪些领导干部有比较深的个人关系。据唐小舟理解,此前肖斯言进行了哪些经营,完全有可能将账算在他的头上。唐小舟不清廷,别人想秋后算账的话,得罪过的某些人,甚至游杰在台上时,再没有人替他遮风档雨,肖斯言头上的天就塌了,恐怕不知差多远了。游杰一旦辞世,处境与当时的自己相比,就已经令他沮丧到了极点。现在的肖斯言,官场的世态炎凉,唐小舟只不过是暂时没有归位,当初, 唐小舟很能理解肖斯言此时的苦闷,


看看並進行了廣泛的國際印藝交流
香港白小姐传密正版
对于白小姐传密图本期
香港白小姐传密玄机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